新东泰娱乐场开户注册:

碎碎念|市井李宗盛

師鋌

忽然想寫李宗盛,是因為那天下夜班回家,脫鞋開音響打開隨機播放,剛好傳來了《因為單身的緣故》。

李宗盛唱“偶爾我難受的時候就走近南面的窗,看看世界給我是晴朗還是霧?!?/p>

嗯,這個時候,我南面的窗,給了我夜涼如水晴空萬里,以及大片不算璀璨但絕對稱得上燦爛的渭南夜空。

單身生活總是給人一種錯覺,以為進一步紅塵萬里退一步海闊天空,其實,大部分時候,不過是聊以自慰。所以這首歌一開口那句“因為單身的緣故,日子過得比較素”,迅速擊中所有單身人士的心。唱歌中途,李宗盛照例和歌迷碎碎念。說單身男人首先要修煉的,是把半夜臥房的活動改到廚房,說自己穿著內褲端著紅酒熬著醬,感覺像是在煉丹??醋糯巴舛悅嫦叢≈行牡睦泵?,各種難受,然后就有了這首歌。

歌是好歌,段更是好段,所以,所有歌手的演唱會里,數他的最有意思。一首又一首歌的中間,這個見證甚至曾經打造了華語歌壇最輝煌時光的老男人,關于音樂,關于人生的碎碎念,才是最值回票價的部分。這種習慣,跟他早年在西餐廳唱歌有關。當時的老板同他講,覺得緊張唱不好了,就講個段子緩和緩和。后來,這種插科打諢就成了他演唱會的一大特色。

2013年《既然青春留不住》演唱會的紀錄片開始時是一大段黑白色調的臺北街景,有關于他人生的一段話:

知道我是潘老師的一代,差不多已經凋零,還好,能認出我就是那個送瓦斯的大有人在。當年幫家里送瓦斯帶來的好處,并不只是讓我青春的身體有了足夠的鍛煉,更大的意義,是讓我徹底的熟悉了家鄉的樣子,并且牢牢記住了。它同時也賦予了我的性格中比較市井的那一面。我喜歡這個部分的自己,并且刻意的保留它。

說到市井氣,這是李宗盛最有特色的部分。他的詞從來沒有高深的含義和生僻的字眼,也沒有羅大佑那樣大時代下的大道理,就是簡簡單單的生活日常。他用毫無修飾痕跡的詞作,揭示著蕓蕓眾生在滾滾紅塵中遇到的那些希冀與幻滅。偶爾有點葷,也因為尺度把握得好,絲毫不覺猥瑣?!蹲罱械惴場?,他唱“夢見和飯島愛一起晚餐,卻遍尋不到那藍色小藥丸”;《忙與盲》最初的版本里,他給張艾嘉寫出了“曾有一次晚餐和一張床,在什么時間地點和哪個對象,我已經遺忘?!被乖諭蛉搜莩嶸纖蹈璧那白嗍莊oreplay(前戲),這些東西,成年人聽了都會心一笑。

以歌手的角度看,他的技巧不算高,甚至于他代表性的一邊說一邊唱的個人風格,也是因為有些歌唱不上去。1985年,李宗盛開始錄制第一張專輯《生命中的精靈》。錄著錄著,就發現自己寫了一堆自己唱不上去的歌。當時錄音室外的徐崇憲(大部分滾石出品的唱片都來自徐崇憲掌門的麗風錄音室)建議他用說話的口氣去唱唱。就這樣,樂壇誕生了一個邊說邊唱一般人還模范不來,技巧比他高的還唱不出那個韻味的李宗盛。(這個把缺點變成特色的故事,和前文提到的段子緩解緊張法如出一轍。寫到這兒忽然發現,所謂伯樂,不僅僅應該是慧眼識英才,更應該有一個化腐朽為神奇的金手指)。而那首唱不上去的歌,就是后來大名鼎鼎的《寂寞難耐》。

記得第一次聽《寂寞難耐》,十幾歲的我聽他唱“三十歲就快來”;現在我早已經過了三十歲,依然偶爾會聽《寂寞難耐》,只不過耳邊的李宗盛已經在唱“六十歲已經到來”。

這些年的時光,感謝有他的陪伴。

說起李宗盛,就不能說那些和他有關的女歌手。

《既然青春留不住》的開場曲是《愛情有什么道理》,這是他寫給張艾嘉的。從歌手到演員再到導演,張艾嘉是人人都稱大哥的李宗盛見了也要叫聲大姐的人物,她也是為數不多會把六十幾的李宗盛叫小李的人。2006年李宗盛首次售票巡回演唱會《理性與感性》,開場負責介紹他的,也是她。記得某一年的某個現場,張艾嘉忽然問李宗盛,你有沒有愛過我,他答非所問地混過去了,但末了補了一句,這首歌(李宗盛寫給張艾嘉最著名的一首歌《愛的代價》)是想到你嫁給了別人,我一邊流淚一邊寫的——感動嗎?我可不??垂嚶槔中攣?,覺得這只是兩個可能曾經曖昧過的老江湖,彼此默契地獻給記者的一條素材。歌是好歌,如果再加上好故事,那一定能賣個更好的價錢。就像全國各地那些乾隆慈禧吃過的美食,您還真信???

都說李宗盛能給女歌手寫出那么動人的情歌,是把自己帶入了進去,和他合作過的女歌手,大都有過緋聞。除了梁靜茹(這是有多瞧不起梁靜茹的長相?)。

現在說起這些女歌手,張艾嘉林憶蓮陳淑樺辛曉琪莫文蔚娃娃,這些響當當的名字一個一個排出來,就是一部華語女歌手發展史,卻很少有人記得鄭怡。她是李宗盛第一次擔任制作人的女歌手,是讓他一舉成名的歌手,也是當時還默默無名的他的女朋友。

李玟有一首冷門歌《完整》,李宗盛打造,但是不知何故,巔峰時期的李玟配上李宗盛,居然成為毫無水花的一首作品。我個人很喜歡這首歌,李宗盛很少會有那樣甜而不膩的歌曲,據說這首歌的demo是李宗盛當時的老婆林憶蓮錄制的。

這兩口子很有意思,離婚后,男人靠舊歌走天下,帶著母親回老家,做樂器玩情懷,掙得一手好錢,說得一口好段,曖昧游離的情愫,像極了身邊某些中年男人?!渡角稹犯粘隼茨羌改?,據說每一個KTV都有一個唱《山丘》唱得聲嘶力竭,不斷給身邊人說這就是寫我的中年男人。

這些市井氣,有時候是練達通透,有時候就會有一點點膩。離婚后這些年,他總還是會“偶爾地,不經意地”但總是“恰到好處”的提起前妻或者暗示前妻的曾經種種,配上首首情歌和點點眼淚,總能賺得歌迷一陣唏噓。而反觀林憶蓮,從未停止探索音樂之路,年過半百,樂風卻更加犀利。穿著皮衣和年輕有才華的男友對唱著曲風新銳的《下雨天》,對前夫曾經的種種,也是避而不談。即使偶爾唱起曾經的合作曲目,也是大刀闊斧地改。那首怨婦版的《為你我受冷風吹》,改成搖滾曲風,犀利尖銳,是21世紀新女性的風采。

不能說誰更好,我們需要林憶蓮那樣的上進奮斗;也需要李宗盛這樣的圓滑成熟。

他的情歌固然一派深情,但是做監制當老板時,他比誰都精明。當初捧趙傳,是算準了《我是一只小小鳥》的買主會是剛剛富裕起來,能夠買一輛車的中產,這些人會真金白金的買唱片、看演唱會,這些人也真正能聽懂這些歌。雖然這首歌看起來好像是臺北大橋下面的苦力給他的啟發,可他真正要感動的是那些錢包鼓鼓的中產。包括后來的《夢醒時分》也是如此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臺灣出現了大量能支配自己所得的白領女性,她們需要一個有代入感的“偶像”,敏銳的李宗盛嗅到了這個商機,基于此,他改造了張艾嘉和陳淑樺,締造了一代銷售神話。

這些年的李宗盛已經很少寫歌。他把大把的時間用來做吉他。他說,他的音樂生命是琴給的,因為沒有妞愿意聽他這樣一個滿臉痘痘學習不好(還很丑——我在屏幕前很不厚道地接道)講話,他就講給琴聽。

聽了很唏噓,我又何嘗不是?沒有人聽我講話,我就把它們碼成文字,換錢養活自己之余,還能有幸得到一些人的認可。每每聽到有人說,怎么最近不寫碎碎念了?我那顆虛榮的心啊,就怦怦怦跳個不停。雖然這些年的喋喋不休,并沒有換回溫柔,但這些一個字一個字敲出來的碎碎念,卻迎來真金白銀的報酬,倒是應了那句“嬉皮笑臉,面對人生的難”,也算不錯。

本網編輯 姚二曼

(作者:編輯 姚二曼 審核 徐磊)

幸运pk10怎么玩 专业破解pk拾软件 包赢pk10精准计划群 赌博21点玩法介绍 黑马全人工计划客户端客服 澳门博彩游戏 幸运飞艇人工计划聊天室 澳门手机投注官网 北京pk赛车两期免费计划 新时时彩大小单双玩法 最新单双公式 谁有极速快三大小技巧啊 福彩3d组六复试6码 推牌九游戏单机下载 捕鱼24小时上下分现金 二八杠棋牌游戏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