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场所家具:

百草苑|童年的老屋

郭忠芳

吃罷晚飯,給老父親打了個電話,問他近幾天的生活起居情況。母親去世后,父親更加讓我牽腸掛肚。電話里,父親告訴我,他在大哥家里吃過了晚飯,正一個人在院子里坐著。想起院落的那份寂靜,他孤零零地一人獨坐,我的鼻子有點酸酸的。曾讀過這樣一句話: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,父母去,人生只剩歸途。每每讀及,我淚流不已。

兒時的記憶中,母親夜夜在昏黃的煤油燈下,紡線、織布、納鞋底、縫單衣、做棉襖……我一覺睡醒,她還在忙碌,好像永遠都有做不完的針線活。我們幾個孩子長得快,衣服穿不了多久就又短了幾寸,母親只能不停地做衣服。上世紀七十年代,生產隊要求全體男女社員按時出工掙工分。為了讓我們有勁干活,天剛麻麻亮,母親便開始和面,準備蒸饃。幾天時間,偌大的饃盆便見了底。母親便從鄰居借,勉強度日。

父親靠微薄的收入,支撐著一家老老小小十口人的吃吃喝喝,早出晚歸,毫無怨言。雖然家境貧窮,但母親將大大的院子打掃的十分干凈,家什擺放整潔有序……老屋門前的土塬上有爺爺親手栽種的紅薯花,大紅色的絨花在手中像綢緞般絲滑,朵朵紅色點綴使得農家小院生氣蓬勃。

如今,生活條件優越了,我們幾個孩子有車、有房、有工作,卻感覺少了兒時的樂趣。因為,幸福指數與錢多錢少沒關系,兄弟姐妹圍在一起聊天就是享受天倫之樂,就是天大的幸福。

作為女兒,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照顧好父親,把他接到身邊照顧,陪他拉拉家?!酶蓋錐嘈┪屢募且?。

家還是童年的那個家,院子里的梧桐樹已長成了參天大樹,一磚一瓦在四季輪回中訴說著一個家庭的變遷。近幾年,我們幾個孩子商量后,將院落翻修,雖然大氣、寬敞,但總覺得少了母親忙碌穿梭的身影,心里不免有些遺憾?!笆饔捕綺恢?,子欲養而親不待”。淚眼婆娑回娘家的路途中,再也看不見母親那期盼的眼神。

但愿,我們都能停下忙碌的腳步,趁一切都還來得及時,多關心父母的生活,多和他們說說話……

本網編輯 馬杭娟

快三倍投稳赚方案 彩票合理投资 pk10冠亚和小1.9网站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安装重庆时时彩老版本 发财计划官网网址 黑马全人工计划账号 网络扎金花背后的骗局 吉林快3选号技巧 玩龙虎的个人经验 推牌九压庄技巧 金贝棋牌 看牌抢庄牛牛20元进场 看牌抢庄快乐版 手机app制作软件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