葡京娱乐场怎么提款:

我給媽媽剪指甲

張會民

由于單位事忙,好長時間沒回家看媽媽了。那天抽空回到家已經是下午,像往常一樣,剛進村就有理氣長地喊我媽,我媽肯定是聽見并且答應了,但我沒聽清楚。見到我媽時,我媽坐在院子的靠椅上,頭有氣無力地耷拉在一邊,雙眼瞇著,顯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沒力氣再給我忙碌著圍住灶臺燒火做飯了。

才十幾天沒見,我媽身體一下子佝僂起來,滿頭銀絲更加雪白,原本平展整齊的衣服到處都是皺褶。我媽明顯蒼老了,她把雙手伸向我的一剎那,我一眼就瞅見我媽的手指甲長長了,我要給她剪,她竟然破天荒地沒有拒絕,微笑著點頭同意。

我翻箱倒柜找到我媽使用了一輩子的那把老式鐵剪子,剪子手柄上纏著的紅布還在。這把剪子我太熟悉了,我媽拿這把剪子除了剪繩子、剪布料、剪窗花,做我們姊妹一伙的鞋、襖、褲,我媽的指甲,我們姊妹一伙的指甲,從記事起,都是我媽用這把剪子剪的。

夕陽西下,我讓我媽坐在院子中間的靠椅上,我端了個小凳子坐在我媽對面。我牽住我媽溫暖粗糙的雙手,學著我媽給我剪指甲的樣子,剪子搭在我媽的指甲蓋上,剪刀咬口處噙住長出來的指甲,順自挨著小心翼翼地用力往下剪,竟也十分順利。半月形的指甲剪下一片,我故意捏住捧到我媽眼前讓她看,我媽不言語,只是微笑,我低頭又接著剪。

十個指頭一個一個地剪完,我每抬一次頭,我媽都沖著我微笑。我能肯定,我媽對我的微笑就一直是那個樣子。那微笑著的慈祥眼神,似乎在與我說話交流,似乎在給我以愛撫呵護。

我要再給她剪腳上的指甲,我媽慌忙捂住腳,她嫌她的小腳難看,借口說腳沒洗,指甲太硬,堅決擋住不讓。

說起來慚愧得很,這輩子我就給我媽僅僅剪了這一次指甲,而且只是手上的指甲。我媽經常說我是男娃,是在外面闖事業的男人,她從來不讓我進灶房,不讓我洗衣服,她擔心我干了這些零碎活后性格變得婆婆媽媽,耽擱干事創業的大事,更別說給我機會給她洗頭洗腳剪指甲了。

沒過多久,我媽就去世了,永遠地離開了我們。我真慚愧,我只給我媽剪過這一次指甲。近二十年過去了,現在更后悔。(作者系人保財險渭分公司員工)

本網編輯 馬杭娟

大快乐时时 抢庄牌九心得 mg电子爆奖视频 山东时时官方 必中万能版计划软件 幸运飞艇倍投 11选5任5 彩票 稳赚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飞艇全天大小计划免费 福彩3d大小最大遗漏 金库LG 黑龙江时时计划 曾道长六肖期期准14期开奖 彩票九365 360重庆时时彩 七乐彩推荐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