廊坊娱乐场所招工:

秦川探峪丨一蓑清雨入泥峪

記者 李歡 /文 張伯平 /圖

調侃關中地區“春如四季”的?;拐媸撬苑切欏緋砍齜⒌氖焙蚧掛桓貝號頭珈閎盞難?,可臨到山跟前,卻下起雨來,且越下越大,沒有絲毫要停的意思。這一場雨著實應景,因為這一趟我們去的是周至泥峪。雙腳要是不沾滿泥,怎么好意思說自己去了趟泥峪呢……

謀定而后動??汕捌謐急覆樽柿鮮?,關于泥峪的資料并不多,網上除了幾篇驢友的游記之外,幾乎找不到什么特別有用的信息,以至于我們跟著導航走的時候一度很困惑:明明是周至的峪道,何以導航已經把我們帶到了寶雞境內呢……沿路向許多山民打聽,才知道了個大概。原來,泥峪在周至縣和眉縣交界處,峪口以上部分在周至縣境內,但從泥峪流出的泥峪河上游在周至縣,下游卻在眉縣?;褂欣舷縊?,泥峪南端有個景點很有意思,是一腳踏三縣(原周至縣、眉縣、佛坪縣),有海拔2823米的界石嶺山峰。時間和天氣的原因,我們無法前往。

沿泥峪河蜿蜒深入,一路都是水泥鋪成,完全沒有半點兒想象中泥濘不堪的樣子。不光如此,泥峪河里奔流而下的水尤其清澈,也全然沒有想象中渾濁不堪的樣子。

走到水泥路的盡頭,僅容一人通過的小路掩藏在大樹和石頭的背后,曲曲折折地在雨幕中向遠方延伸。再走下去,才算是真的泥峪吧,可傳說中的龍潭、雙龍洞、仙人墓之類的景點完全不見蹤跡。

石門遺址的石碑倒是見著了,可石門一線天究竟在哪?想這石門,一定是古時人們為了方便交通,硬生生從山中鑿出個門洞來,能一直通到陜南去,沒準就是佛坪或洋縣的位置。

聽山里的鄉親說,平常天氣好,走兩個多小時就看到石門??燒庵鐘晏?,山路泥濘且有可能遭遇落石,還是不要冒險得好。于是我們便細細向他詢問了石門的樣子。據描述,那石門大約1米寬,高有3米左右,厚度大約4米,就像一個天窗似得,讓人在大山環繞的壓迫感中豁然開朗。

據《周至縣志》記載:周至很早就有“周亶王,入泥峪,鑿石門”的傳說。泥峪石門遺址尚在,便是這一傳說和記載的佐證。如此看來,這泥峪石門竟有3000多年歷史了。相傳,周文王祖父在這“創業”時,硬是用石頭做工具,開鑿了石門,打通南原進出南山的通道,也打通了與華陽、巴蜀一帶的交往。試想,在鐵器尚不發達的早周,用石頭鑿石山,得是多么耗時費力的一項工程啊。這無疑是一種創舉,而這精神也著實難能可貴。這小小一扇石門,不僅連通了秦嶺南北,大約也是一頁無字天書,記錄著兩個朝代興亡接替的時光掠影。

只是到最后都不明白,泥峪之名從何得來。

本網編輯 馬杭娟